手机版 | 登陆/注册 | 留言建议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总裁豪门 > 《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》红颜祸水 当前位置: 总裁豪门 > 《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》红颜祸水

《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》红颜祸水

时间:2019-10-22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网络    作者:红颜祸水 - 小 + 大

《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》是一部由作者[红颜祸水]编写的一部短篇小说,故事主要角色:莫宇铮,童素。本书主要讲述:当莫宇铮再次见到童素的时候,他便知道,这辈子他放不开了,或许冥冥之中早已注定,注定了他们的坎坷,他们的无奈,他们的挣扎,痛苦的纠缠中,究竟是伤了谁,负了谁,痛了谁,怨了谁,又爱了谁⋯⋯ 只是,大哥你就这样睡了你的弟妺好吗?

本书故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人物景色描写生动细腻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好的优秀短篇小说佳作,推荐阅读。

《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:奇热书乡,关注后回复书名或书号【38992】即可开始阅读全文

《爱你是最美好的事情》免费阅读

第1章 在离婚协议上签字
一沓文件从桌子对面,毫不留情扔到苏璐面前,当看清上面“离婚协议书”五个大字,苏璐整个人都惊呆了,将那几个字盯了很久,确认她没有看错,才抬起猩红的眸子,激动地道,“霍连城,强奸苏诗祺的三个混混,不是我派去的,是苏诗祺陷害我的。”
苏诗祺昨天差点让三个小混混强奸了,可并不是她让小混混这么做的,凭她对苏诗祺的了解,一定是她这恶毒的堂妹使的苦肉计,目的很明显,让霍连城厌恶她。
苏诗祺的目的达到了,霍连城一定是听说了这事,才回来要和她离婚。
霍连城没有说话,可看向苏璐的眼神,分明就是不相信她,嘴唇再颤抖起来,苏璐开口,“霍连城,如果你只是相信苏诗祺的片面之言,和我离婚,你真的会后悔的,因为这事情绝对不是我让人做的。”
“后悔?”男人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,原本冷硬冰霜的脸庞,有了一抹笑,只是那笑,让人不寒而栗,“和你这种对自己堂妹都能下去手,蛇血心肠的女人再继续生活下去,才是我霍连城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。”
闻言,苏璐原本靠着桌子的身子,晃动了一下,漂亮的眼眸,难以置信望着眼前的男人。
苏诗祺爱着这个男人,可她对这个男人的爱一点都不少,她爱了他十年,他却用蛇血心肠来形容自己!
原来,在自己心爱的男人心中,她就是这般的一个人!
心,仿佛被撕裂一般的疼痛。
想说的话,全都变成嘴角的苦涩,“霍连城,原来我在你心中,我就是这么一个不堪的人。”
霍连城眼角眉梢都是冷笑道,“何止不堪,苏璐,你还是一个心机深沉的人,当初,若不是你用了心计,你以为我会娶你?”
霍连城说到这里,眼眸森冷的瞪着苏璐,若是眼神可以杀人,苏璐不知道在他眼神底下死了多少次。
原以为经过五年无爱的婚姻,她的心已经铸上一层铜墙铁壁,却没想到单单是霍连城一句话,心房都会被轻而易举的击垮。
“霍连城,我没有,我没有用心计让你娶我。”苏璐嘴唇颤抖的不能自已,“我母亲当初知道我爱你,所以在临终的时候,将自己亲手经营的公司股权的大半部分,都给了叔叔一家,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在这场三人恋中,苏诗祺退出。而苏诗祺和叔叔一家都答应的好好的,苏诗祺怎么能这么对我泼脏水。”
拿了她母亲的好处,还在霍连城耳边说,是她妈咪以死威胁自己,她苏诗祺处于对病危的伯母同情,才被迫退了这场三人关系。
苏璐刚说到这里,忽然抓着桌角的手腕就被人猛地捏起,霍连城语气嫌恶道,“苏璐,我没时间和你废话,快点在协议上签字。”
霍连城很显然已经有点不耐烦。
听到再次签字的话,苏璐脸色一白,痛苦的摇头道,“不,霍连城,我不会在上面签字,我已经在我们婚姻中坚持了五年,我不会放弃的,我相信总有一天,你会爱上我的。”第1章 卖身
敦煌娱乐城是C市最大最豪的娱乐场所,这座6层的高级娱乐场所,在C市,乃至全国都享有名气,正是钻石男人的流年场所。
踏着豪华名贵的波斯地毯,童素迈进了门槛。
跟着邹姐踏上了通往敦煌第6层的专属镀金电梯,一进电梯,邹姐就神情凝重的嘱咐道:"素素,我跟你说,这位老板可是个大人物,莫氏你知道不,就是那个地产龙头集团,这位老板就是集团接班人,莫宇铮,你千万得把他侍候好,可不能得罪了,10万不是小数目,你可得使点劲儿,不要砸了姐的饭碗。"
童素心不在焉的听着,轻轻地点了点头,露出一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"我知道了!"
这便是穷人的悲哀,她什么都没有,全身上下唯一值钱的东西,便是她这美丽的躯壳。
母亲和尊严之间,她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母亲。
到门口的时候,邹姐仍是不放心,拉着她嘱咐了几遍,又慎重的打量了她一遍,才满意的推开门带她走了进去。
房间很大,出乎意料的大,欧式的皇家装饰,显得异常豪华。
偌大的落地窗前,莫宇铮端着酒杯静静的望着窗外。
童素的角度只能看到他的背影,他穿着雪白的浴袍,修长的身体年轻而结实。
"莫总,人到了。"邹姐讨好的向窗边的男人汇报。
踩在昂贵的地毯上,想着自己就像卖牲口一样把自己给卖了,一种羞耻的无力感涌上心头。
她很想抽身离去,可医院里的母亲还等着钱救治,她别无选择!
莫宇铮晃了晃手中的酒杯,仰头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,若有似无的应了声:"嗯"。
邹姐怕她坏事,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,在她耳边悄声叮嘱了几句,朝她会心一笑,便退了出去。
莫宇铮仍是静静的立在那儿,没有说话,房间异常的安靜,童素仿佛都能听见自己剧烈的心跳声,她有些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,双手不安份的搅动着,不知如何自处。
良久,莫宇铮仰头一口饮进杯中酒,缓缓的转过身子,无意间两人视线相撞,童素慌得连忙低下头,只这一瞬,她感觉他的眸子仿佛一潭深渊,拥有着剧大的吸力要把人吸进去一般。
迈开修长的双腿走到童素身边,望着面前手足无措的女人,勾起了一丝不屑的讥笑,"抬起头来。"
心里"咯噔"一下,童素脊背僵硬着挺直,心瞬间猛乱的跳动起来,她咬了咬牙,勾起唇角,缓缓的抬头。
为了母亲,她什么都愿意忍,忍一忍就好了。
他的眼很深,很沉,也很晶亮,他的声音是醇厚低沉的,仿佛上了年岁的葡萄酒,听着极容易让人沉醉。
菱角分明的脸俊美的惊人,不是那种表象的俊美,而是由内而外,成熟至极,气势逼人的俊美,他的俊美太让她意外,太超乎她的想象。
修长的手指缓缓抚上了她的唇,来回碾转着,向下滑去,勾起她的下巴,醇厚的声音,仿佛冰块一般撞激了起来。
"进了这门,可就没有退路了。"
虽说早已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,但她仍是忍不住惊骇的垂下眼帘,轻轻颤抖。
她感觉身子很热,是惶惶不安的热,而小手却冰凉得仿佛刚从冰水里面拿出来。
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启唇:"去洗澡。"
彷徨不安的踏进浴室,正想关门,他却随后跟了上来,靠在门口,神色淡淡,一双如星的眸子就这么直直的盯着她。
沉默的站立了两秒,见他仍是神色淡淡的靠着,童素深吸一口气,唇角微微扬起,不是高兴,而是一种自嘲。
既然要卖就卖个彻底吧!
衣物一件件褪去,温暖的水淋在身上,她却感觉无比寒冷,冷到了心里。
看着她的身子许久,直到身体内的骚动再也克制不住,他才缓缓走进去,从背后抱住了她的身子。
童素站在水流下,突然腰间被一双结实的手抱住,她想也不想的挣扎起来,但她的嘴立即被后面的大手捂住,低沉淡漠的声音响起:"不愿意?"
她一惊,立马停止挣扎,莫宇铮转过她的身子,伸手掐住她的下巴,他的手劲很大,掐得童素痛极了,手指上烟草与红酒的气味混和在一起,有些呛鼻难闻。
红唇轻启,来不及开口说话,童素就被她推倒在面盆边上,背后是特别硬的石材,撞得她脊背生疼生疼的。
他头发上的水珠滴到了她的脸上,微凉的,正好落在她的脸颊上,像眼泪。
童素全身都在发抖,他掐着她的腰把她抱起来,她只能紧紧搂着他的脖子。
他把她往洗脸台上一放,随即俯下身,略微冰凉的唇,带着火热的气息,猛地贴上了她的唇,霸道的撬开她的唇齿吮吸。
这是童素的初吻,她闭上眼睛,不愿去感受他唇齿间的温暖,脑子里默默想着成捆的人民币,想着母亲病好的样子。
莫宇铮似乎发现了她的心不在焉,一把扯住她的头发,在她的舌尖上一咬,带了一丝怒气道:"既然要卖,就得敬业点,我的钱可不是这么好赚的。"
蓦地,一股撕裂般的疼痛让她猛的睁开眼睛,犹如凌迟,眼泪瞬间留了下来,她想叫他走开,唇却被她死死堵住,本能的想去推开他,手却被死死的握住。
他很凶猛,格外折磨人儿,不知过了多久,他将她翻过来,她的头几乎撞上了面盆的水龙头。
莫宇铮死死抵着她,仿佛想她镶进石材里一般,在他高大威猛的身躯下,童素如砧板上的鱼,只能任由他宰割。
有人在痉挛,有人在低吼,舞动着人类最原始的律动,画面旖旎不堪⋯⋯
童素不愿意面对镜子,头一直低到面盆里去,死死咬住下唇,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。
"给我叫,死鱼可值不了这么多钱。"
语末,莫宇铮用力向前一挺,毫无半分怜惜。
童素痛极了,就像是伤口撕裂了再撕裂般,她疼得想放声大哭,想不顾一切的推开身上的男人。
可她不敢,她不仅不敢,还得配合着他发出淫荡的吟哦。
莫宇铮冷笑一声,修长而好看的手一把捏上她高峰,埋头在她肩膀上狠狠一咬,含糊道:"婊子果然贱,为了钱真是什么都愿意!"
他的动作越来越猛,童素也尽力的迎合着,她知道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就早已没有什么尊严可言。
忍一忍,再忍一忍,天亮就好了!
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,他才把她从浴室里拎出来,两人湿漉漉的滚倒在床单上,律动再次响起⋯⋯
一声声呜咽,渐渐变得支璃破碎,不知过了多久,童素感觉眼前的一切渐渐淡化,听不到,看不到,也感觉不到,就连男人的喘息声也渐渐飘远⋯⋯

      阅读地址

上一篇:《情深不知归何处》陌上花开

下一篇:《爱你,是我地老天荒》北橙子

Copyright © 2019 读趣文学 www.duquzu.cn
抵制不良信息,支持正版小说;加强自我保护意识,谨防受骗;合理安排阅读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乐趣。